死神同仁文─包子頭少女(6)普通的稱呼

隔天早上,雛森快快樂樂的換上水手制服,綁好包子頭,然後崩崩跳跳的下樓。
「媽,早安,冬獅郎,你也早!~」
「早安。」
「小桃,妳今天心情好像特別好ㄟ。」冬獅郎說。
「恩!超好的。」
「發生什麼事讓妳如此高興?」母親好奇的問。
「秘‧密。」神秘的一笑。
「好吧,不說就算了。」
◎  ◎ ◎
初中部,九年五班教室─……..
「日番谷,日番谷!」有位同學衝向他,在他的位置前煞車。
「欸,小心點好嗎?衝那麼快做什麼,很危險的。」冬獅郎輕斥責他。
「先別說這個了,日番谷,你聽說過了嗎?」
「聽說過什麼?」
「我剛在教務處聽到一個消息。」
「什麼消息?」
「聽說有位轉學生要來欸,是個女的,而且阿,聽說她是上所學校的班花兼校花。」
「喔。」冬獅郎平淡的回答。
「什麼嘛,」同學有點不滿的說:『我以為你會很有興趣的說。』
「是嗎?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?」我會很有興趣。
「因為你不是比較喜歡比你大的女生嗎?」
「……你聽誰說的,山田?」
「沒聽誰說的,是聽你說的。」
「我?」啥時阿?
「有一次阿,你在睡覺,我把你叫醒,問你問題,問你說你是不是比較喜歡大的女生,你就沒好氣的說:『對啦對啦,別打擾我睡覺!』。」
「阿…..!」冬獅郎想起來了,是那個時候……。「因、因為我在睡覺阿,當然不知道,所以就胡亂的回答一通。
」越說越心虛。
「而、而且阿,」試著轉移話題:「你蒐集這些資料有何用阿?」
「什麼話,日番谷,我將來可是要當CIA情報員呢!」
「在那之前,把你糊塗的個性給改了改,像你今天又忘了交作業給老師,就連最溫柔的都老師,都不該怎麼如何罵你了。如果不改,我看情報員麼收留你?」
「喔。那日番谷,你現在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?」
「什麼問題?」
「你是不是喜歡比你大的女生?」
「………」
◎  ◎  ◎
放學─……
「亂菊,一起走吧!」雛森收好東西,站在她旁邊等她。
「好是好,可是妳今天不是也要去空手道社嗎?」
「那個『沒關係』的。」
此時此刻的海燕……
「雛森那傢伙呢?大概又想翹課了吧,改天找她算帳!」
「………」亂菊無言,她看她是想翹掉吧?「好吧,但是妳多注意一下海燕老師了…..」
「冬獅郎呢?」亂菊問。「他平常不是跟妳一起上下學嗎?」
「他要和山田他們打籃球,他請我先回去,如果無聊的話,
就請妳跟我走。」
「喔,好阿,那我麼走吧。」
◎  ◎  ◎
一路上─……
「嘿,小桃,妳聽說過有位很漂亮的校花要轉來我們學校ㄟ。」
「喔,我是有聽說過,冬獅郎也有跟我分享這件事,據說人長的非常漂亮,人又好,是大家心目中的高嶺之花。」
「喔。」
「不過她為什麼會轉來呢,而且學校也有些騷動。特別是男生。」
「恩…..讓我想想,阿!有了。我知道為什麼了。」
「為什麼呢?」雛森好奇的問。
「因為藍染學長的關係呀!」調皮一笑。「為了追他,因為藍染學長實在太有名了。有名到有人因為他而轉來我們學校。」
又多補一句:「小桃,妳的情敵可多了呢!」
聽到這句話,雛森被整的都快哭了:「胡說!別亂講啦!
亂菊!!」開時追打她。「討厭!!」
「唉呀!好恐怖阿~~~~~!」其實一點都不害怕。
冬獅郎方面─…….
球場只剩下他一人了,他站在三分線上,投球,而球漂亮的旋轉三圈,進了籃框。
「很好。」
「好,回家吧。」開始收拾著東西。
就在這時,他看見兩個人走出網球場,其中一個,冬獅郎覺得有點眼熟,但其中一個,卻不認識。
而藍染身後的市丸銀,好像也注意到冬獅郎,他問?右介:「欸,?右介,那個人是不是日番谷冬獅郎阿?」
?右介一看,一眼就認出來了:「?,還真的呢。」於是便走向他。
「嘿,冬獅郎,你也放學後打籃球呀。」
「恩……,有時候……。」
「恩,真巧阿,我也是呢。」
「是嗎…..?」天哪,他覺得自己真倒霉,居然有跟藍染相同的習慣,放學後留下來運動一下。
「對了,這位是?」他問藍染身旁的陌生人。
「喔,這位是我的死黨,市丸銀。銀,這位是冬獅郎。是我朋友。」
誰跟你是朋友阿…….
「我知道,?右介,沒人不認識他。」銀對冬獅郎笑一笑:「你好阿,小獅郎。」
「….不要叫我小獅郎……」他最恨別人這麼稱呼他,即使自己這麼小。
「好吧,那你也普通的稱呼我為銀吧。」
「喔。」
「那麼,冬獅郎,我們要先走了。」藍染對他說。「掰掰。」
「再見,藍染……」停頓一下,多補充兩個字:「學長。」
「我看你也不習慣加個學長或學姊的,那你也普通的稱呼我為『藍染』吧。看你啦。稱呼沒那麼重要,我把每個人都當成朋友。」
「喔……」這樣阿,「那就謝了,藍染。」
「不客氣。」溫和一笑。「那再見啦。」
「再見。」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nitkdzsepulk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